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数字人民币发展的路径和影响

数字人民币发展的路径和影响

 
在数字人民币于多个城市试点的背景下,近期央行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再次透露了数字人民币的一些进展和发展思路。总体而言,在之前试点基础上,人民银行将进一步扩大试点的范围,进一步推动数字人民币在国内落地。相对于替代M0的目标而言,目前数字人民币的试点主要还是在零售支付领域,未来数字人民币应用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跨境领域,数字人民币将面临更复杂的环境,仍不能脱离主权货币的范畴。这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会沿着先零售、后批发、再投资交易的国内应用路径,以及先国内、后国际的跨境应用路径来推动。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谈到数字人民币进展时表示,目前已经实现数字人民币交易的可控匿名性。“一方面,我们对小额交易实现匿名化;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对大额交易进行追踪。”另外,央行将在全国继续推动试点工作,扩大试点项目范围;同时,打造数字化人民币基础设施生态系统,包括提高技术的安全性、稳定性等,建立起监管框架。这些信息,意味着数字人民币在零售领域基本能够实现替代M0的目标。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认为,做好数字人民币零售系统则是所有开展其他业务的基础。在此基础之上,批发系统、跨境支付操作才具备可能性。
如央行所述,数字人民币实现小额匿名化,意味着对于小额支付的留痕和追溯,仍不能脱离开数字钱包或者商业银行账户。从这个角度来看,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对于商业银行的个人及零售业务影响不大。与之相反,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可能使得商业银行在数字支付领域获得新的机会,使其与目前占据优势的支付宝、腾讯等新的移动支付企业竞争客源,加剧移动支付行业的竞争和整合,给国内的支付体系带来新的变革。
对于数字人民币的跨境应用,之前很多人都看好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前景,认为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将有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但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发展数字人民币的初始动机并不是将其用于跨境支付。跨境支付涉及到不同国家的货币主权,各国的央行数字货币,都是以本国货币为基础,在使用过程中会有不同的规矩,这种情况下,数字货币跨境使用的互操作性是很复杂的。李波也强调,数字人民币不是取代美元,人民币国际化仍是一个市场发展的过程。
这一看法表明,央行仍然把数字货币仍作为主权货币来定位,不能脱离其地缘属性。数字人民币并不具有国际支付货币的基础。因而,数字人民币本身也无法取代美元在国际支付领域的统治地位。人民币国际化仍然需要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应用来推动,仍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不过,在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看来,数字人民币由于数字货币本身所具有的便利性和安全性,在跨境数字支付领域带来新的吸引力,会在地缘经济和地缘金融的影响下呈现出乐观的前景,至少有利于替代中国在对外贸易和投资中使用美元的情形。在数字支付领域,数字人民币具有和美元、欧元等国际支付货币,以及各种新型的商业数字货币竞争的先发优势。
包括数字人民币在内的数字主权货币的发展,如果能够重新构建相关的跨国数字支付体系,无疑对于依赖于美元的国际货币支付系统SWIFT带来冲击。这自然会对作为国际主要货币的美元带来冲击。摩根士丹利近期表示,央行数字货币(CBDC)有可能扰乱国际支付体系。如果一个国家的CBDC获得国际交易的认可,发行国可能会在融资成本和金融交易控制方面获得重大优势,类似于美元目前的特权地位。
实际上,包括美联储在内的美国政府机构,都意识到对于数字人民币对于美元的影响,开始着手研究和推动数字美元。当然,在全球新的数字支付体系的构建中,以FACEBOOK的天秤币为代表的商业数字货币也有一定的竞争力,是跨国企业纷纷参与其中的主要因素。但这些稳定币仍是以法定主权货币为基础,其作用更像是PayPal等支付领域的参与者,仍需要面临市场准入等主权范围的限制,无法和各自的主权数字货币相竞争。
对于另一种新型的带有“货币”名称的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包括中国央行在内,越来越多的国家将其认定为一种投资工具或“另类资产”,具有投资属性,而不具有支付或货币的功能,自然与数字人民币等主权货币无法同日而语。
总体来看,数字人民币正通过不断试验,进一步的完善。其最终落地,无疑会给国内外的支付领域带来巨大影响。但其主权货币的属性,使其无法脱离地缘货币的范畴,仍需要贸易和投资的扩大,才能在全球货币体系中赢得一席之地。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会沿着先零售、后批发、再投资的国内应用路径,以及先国内、后国际的跨境应用路径来推动。这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仍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对于国内和跨境的支付领域将带来直接冲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