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放开三孩、缓解老龄化与释放人口红利的关系,或许我们都想错了(下)

放开三孩、缓解老龄化与释放人口红利的关系,或许我们都想错了(下)

摘要:将近四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让中国突然面临老年人口占比过大的问题。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似乎预示着我们黯淡的未来。但经济的兴衰,其根源更多在于技术变革和市场化深入带来的效率提高。

 

本期咱们继续昨天的脉络,越过重洋去看邻国,思考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放开生育政策,我们能避免重蹈当年日本社会的覆辙吗?面对愈来愈加深的老龄化,我们又有哪些可以缓解、降低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苦果?

 

——

 

四、日本养老金体系带来的思考

 

那么人口老龄化为何给日本经济造成那么大的影响呢?

 

答案是日本社会在 80 年代白白挥霍了居民的高储蓄,而没有实际的产出。1990 年日本资产泡沫爆裂后,人们发现因为资产价格下跌给日本经济造成的损失,高达 1500 万亿日元的损失,这相当于日本三年 GDP 的总和。在有史以来的和平期间,没有哪个国家的财富遭受如此大的损失。那么,这些损失都体现在什么地方呢?都被日本低效的银行系统借贷给企业、居民购买房地产、股票,而这些企业、居民拿到钱之后,并未投入教育、技术改造等有利于生产效率的领域中去。所有日本人都敞开了消费,开跑车、居豪宅、饮名酒、全民骄奢淫逸,结果消耗掉未来的退休金,而一无所得。

 

在传统农耕社会,人们为自己养老的储蓄方式,通常是多生多育。当人们赞扬某个孩子“有出息”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夸奖他的父母未来非常有保障,父母的投入,将有很高的利息回报。在工业化时代,城镇居民养老的方式,一方面增多对孩子的教育投入以提高未来的回报,另一方面也通过人寿保险等养老金等金融衍生品的安排。

 

目前全球大部分工业化国家,都对本国公民的养老进行统筹安排,社会医疗和养老保险都基本国家化了。但人口老龄化导致的麻烦,就在这个环节。青壮年劳动力将自己收入一部分缴纳给政府银行等机构,来进行投资获取一定的收益, 等退休的时候,就依赖青壮年的投资收益过活,理论上不会给社会造成任何麻烦。

 

图丨日本三支柱构成
数据来源丨日本国立社会保障 · 人口问题研究所,东方证券研究所
 

但麻烦是,银行等运作养老金的机构,未必能妥善理财,他们更倾向于经常将公民的养老积蓄胡乱挥霍。当婴儿潮的一批人年老退休领取养老金的时候,事实上经济体系并未过多的产出,以回报当年的投入, 机构只得寅吃卯粮透支下一代人的养老积蓄,当下一代人的养老积蓄,不足以支撑上一代人的养老金的时候,整个国家的生活水准因此而大幅下降,这是必然的事情。

 

对于 1990 年代的日本经济,除了当年搞投机挥霍掉养老储蓄而一无所得之外,更糟糕的是,整个经济体非常僵硬,渐渐背弃了私有产权和市场化原则。官僚们和技术上已经破产的企业集团相互勾结,不让这些本该破产的银行和企业破产,继续注入银行资金,培养出一大批“僵尸银行”和“僵尸企业”,结果那些本来可以效率更高的企业,因为缺乏资金反而破产了,整个社会经济从此一蹶不振二十年。因此,日本人现在生活水平,比起 20 年前并没有更好的改观,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其实非但日本,其他搞了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的欧美国家,未来经济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目前所有发达国家都将依赖年轻人支付的税收,来偿付退休人员的各种费用。当未来西方社会最需要年轻人的时候,人口数量下降和老龄化时代却到了。

 

人类历史上,多数情况下,65 岁以上的人口仅占人口的 2%3%。历史学家表示,古巴比伦王国汉默拉比时代、凯撒大帝时代甚至到了近代的杰斐逊时代, 要遇见个 65 岁以上的老人概率是非常低的。而到了今天,这样的概率是七分之一,而意大利是大约五分之一,也就是个人之间,就有一个超过 65岁!据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预计,到 2030  年,发达国家这一比例下跌到2.5:1,也就是说社会中两个半的年轻劳动力对应一个老人!这样,也就是说, 除非现在欧美国家纳税人缴纳的养老积蓄,被政府机构妥善运作并能在未来产生出相当高的收益,否则整个欧美社会的生活水准将会大幅回落。因为到时成年劳动力太少,在技术变革不能大幅提高生产率的前提下,退休养老金体系是不能维持下去的!

 

五、计划生育政策将让中国养老体系很快尝到苦果(注:以下分析内容成文于2010年1月)

 

对于中国社会而言,情况有点特殊。特殊就在于整个社会结构的转折剧烈程度,远远超乎其他国家。在建国后的二十年内,中国采取的是鼓励生育的措施,而在 1980 年代之后,整个中国又采取严厉的计划生育措施!而当计划生育政策效果出现后,人们猛然发现再过十年,中国经济可能面临劳动力不足的麻烦。这就意味着,即使中国政府想用下一代支付上一代的手法,也很难维持十年以上的时间!

 

但我们在前面分析过,老龄化人口结构,确实会给经济增长带来不良影响,但这并非是经济衰退的根源。如果整个社会妥善运用青壮年在年轻时代积累下来的积蓄,投入技术研发改造,以及下一代教育投入上面,那么未来的经济效率提高就会有很大的改善。劳动力减少的负面影响,也会被技术进步带来的效率提高而抵消掉,我们的生活水准还有所提高。但日本经济上个世纪 80 年代的泡沫显示,对于政府在内机构,能否妥善运营这些储蓄资金,不要太乐观。

 

 

而对于中国政府运营养老金在内的社保体系,更要注意。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部长张纪南在226日的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养老金当期的收支相抵预计略有结余,目前养老金累计结余4.7万亿元。从长远来看,全国的社会保障战略储备基金权益已经达到了2.4万亿元。据人社部副部长游钧在会上表示,作为第一层次的职工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目前覆盖了近10亿人,作为第二层次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制度也初步建立并且在逐步完善,目前已经覆盖5800多万人,但作为第三层次的个人养老金制度仍然目前是养老保险体系的一个短板。

 

但从长周期看,法币时代,通胀对于中国信贷高速增长是必然后果。这一点只要注意,一分钱在 1990 年也许还有少许购买力,但一分钱在今天几乎已经完全退出流通领域了。也许二十年以后,一角钱也许也会丧失购买力,实际上退出流通领域,那就意味着现在的 1 万亿养老金,实际上丧失 90%的购买力。这是令人颓丧的、也是令人恐怖的未来,谁来替我们养老?

 

不过好消息是,目前社保基金的运营效果高于市场预期。去年9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发布《2019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社保基金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末,全国社保基金资产总额26285.66亿元,负债余额2060.06亿元,权益总额24225.60亿元。2019年,全国社保基金权益投资收益额2917.18亿元,投资收益率14.06%扣除同期年均通货膨胀率 2.90%,实际投资收益为 11.16%。——这个收益率如果数十年持续下去复利是非常非常惊人的!但没有人敢拍胸脯说,未来数十年内,中国社保基金一如既往保持如此高的收益率? 如果社保基金不能维持如此高的收益率,后果会如何呢?

 

目前各国的养老金和社保体系制度设计可谓大同小异大都是后来人为前面的人买单,如果上一代人不好好运作养老金储蓄,或者只投入较少的养老金储蓄,并且大肆挥霍,那么结果就是下一代给上一代人还债。这是非常不好的。如果一个国家的生育率较高,那么老龄化社会带来的养老金支付问题不算太突出,这种做法可以玩很长时间,如果生育率比较低,也就是十来年之后的事情。那么, 结果就是整个社会生活水平的大幅降低。

 

六、可能的解决办法 (注:以下建议成文于2010年1月)

 

如果将上述的分析综述一下,我们可以看到,解决老龄化社会问题,其实不算太难,以下几点就可以简单做到:

 

1. 改变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全面开放生育。在无法短期内避免各种机构组织低效运作养老金的行为时,全面开放生育,可以让后代有较大的时间来缓冲这个负面影响。从另一个角度说,放开计划生育政策,提高生育率,等于让我们多一个养老储蓄的渠道。

 

2. 放开金融管制,让各类机构介入居民医疗和养老保险资金的运作。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多样化是回避未来储蓄资金低效运作或者血本无亏的最佳方式。这样做的好处,是让当代青壮年的养老储蓄,在支付给上一代养老金之后,还会在未来有着最起码的收益。也就是说,即使让下一代为我们这一代人养老做出牺牲,也不能让他们做出太多的牺牲。

 

3. 政府财政应该大规模向教育领域投入倾斜。在对未来的投资中,居民受教育的程度,是收益回报率得到保障的关键所在。如果养老体系没有国有化,一般居民养老储蓄投入的理性选择,也是加强孩子的教育投入。在政府统筹社会养老体系后,未来老龄化社会的保障,就看现在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了。现在内地很多地方都有“希望小学”,而且数量还不少,其实这并非是一个好现象,因为这本来纳入财政的支出,现在却由社会各界力量来填补了。

 

4. 加大开放力度,这是靠全社会的努力。因为青壮劳动力将是未来各国政府争先竞争争夺的资源,如果我们提供较好的就业环境和社会氛围,让全球各民族各地区的青壮年来中国打工,那么我们的养老金庞氏骗局体系维持的时间,也许能很长。日本本来可以通过引进移民解决本国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但极端排外的社会思潮妨碍了这一点。中国较为开放的社会体系和文化,也许让中国有一个较为光明的未来。

 

——

 

老龄化社会对未来经济的可能冲击,在于养老金体系国有化后,现在一代人的养老积蓄,被银行系统等机构挥霍一空而没有产出,未来只能指望下一代赡养。如果下一代劳动力减少,而且技术效率没有提高,那么整个社会生活水准不可能避免的下降。对此,中国社会要未雨绸缪,不能走当年日本社会的老路。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