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新增地方债限额减少的政策信号值得关注

新增地方债限额减少的政策信号值得关注

 
根据财政部6月3日的信息,经国务院批准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财政部下达2021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42676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800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34676亿元。至此,2021年新增地方债额度全部下达。值得关注的是,今年的额度与人大批复的限额相比,出现了减少,这在之前没有发生过。此前经人大审议批准,财政部2021年预算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44700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820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36500亿元。但财政部新增限额目前减少了2034亿元,一般债和专项债与预算限额都比预算限额有不同程度的减少。这一变化,值得关注。
近几年来,新增地方债被各地视作弥补财政开支缺口,推动地方投资和经济增长的资金来源。但今年不仅新增地方债限额的“姗姗来迟”,而且今年新增地方债从限额规模到发行节奏都与往年有明显的变化。这些财政政策变化的信号已经越来越明显,不仅意味着财政政策的思路正在发生转变,也表明对于地方经济发展的模式正面临调整的关口。
新增债务限额的减少,在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看来,这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今年经济恢复势头还不错,国际复苏的环境也较好,中国不需要大力度刺激,因此,地方政府债务扩张的动力减弱;二是国内防风险的压力增大,减少债务扩张,也是为了防风险;三是未来财政收入的增长空间不乐观,考虑地方财政的可持续性,减少债务融资,以减缓财政收支压力。
虽然今年以来,随着经济的快速恢复,财政收入较去年有较快的增长,但未来保持快速增长的前景并不乐观。今年前四个月,全国财政收入累计同比增长25.5%,但两年平均增长只有3.6%。在面对财政支出持续增长、同时继续推动减税降费政策的情况下,未来地方收支的压力仍然很大。因此,减税地方债限额,会给财政收支的可持续性带来一些空间。
其实,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已经注意到今年新增地方债的变化,一方面下达的时间较晚,另一方面,发行节奏明显滞后。为了提前发债、充分发挥地方债的稳增长作用,全国人大常委会2018年底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部分新增债务限额,授权期限为2019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此前的2019年、2020年,新增债务限额均在上一年12月底前下达至地方,规模达到万亿级。今年,财政部直到3月份才下的提前批次的额度,较往期晚了近一个季度,基本上恢复了2018年之前的状态。
同时,从发行看,今年发行进度要比往年慢。财政部政府债务研究和评估中心数据显示,1-5月,各地已组织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9465亿元,其中9351亿元使用2021年债务限额,完成已下达债务限额的21.91%(一般债券3625亿元,完成45.31%;专项债券5726亿元,完成16.51%);114亿元使用2020年支持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专项债券结转额度。
如安邦智库曾经提出的,从新增专项债的变化中可以看出,财政政策正在回归“中性”,疫情带来的地方融资窗口即将关闭。而更深一次的含义是,地方通过扩大基建投资来实现“稳增长”的模式即将面临终点。新增地方债限额下降,表明对于地方财政而言,需要认真对待“去杠杆”的问题,需要认真考虑“增收”的问题,未来的新投资需要更有效率。地方财政的重心,也需要从扩大支出支持经济建设,转向培养市场,增加收入,以实现财政的可持续和经济的稳定。特别是。在面临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逐渐改变的背景下,地方需要考虑改变过去的一些发展经济的模式和思路,避免脱轨。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新增专项债限额的减少,新增专项债发行节奏的放缓,都释放出财政政策转变的政策信号。各地方需要认真考虑这些变化,抓紧实现投融资模式和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