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人民币汇率变化的拐点可能已形成

人民币汇率变化的拐点可能已形成

 
在经历了快速升值之后,从近期的情况来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由6.35的近期高点贬至6.40左右,出现阶段性的回调。6月15日,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一度突破6.40,并在6.40左右徘徊。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的趋势可能已发生了逆转,但未来仍会随着美元指数的变化而波动,汇率风险仍是中国经济增长所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
在人民币汇率前期不断升值的情况下,政策调整对于市场汇率的回调对市场起到了作用。央行等监管机构不断发声,一方面对汇率政策予以澄清,坚持人民币汇率机制不变,再次重申了对于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政策导向;另一方面,央行自6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抬高了交易成本。另外,国开行、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银行,也通过在国内市场发行美元债,消化国内市场的美元流动性。在多重政策对冲之下,人民币汇率抬升的势头被遏制住。
应该看到,美元走势对于人民币的影响还是很大的。美元指数在5月26日跌至89.64之后,目前已经回升至90.39,站在了90上方。这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变化起到了决定作用。在美国不断推出财政刺激计划,释放美元的情况下,美元流动性会进一步增加,目前美联储仍坚持其QE政策不变,坚持推动就业目标的实现,会进一步推动美国,乃至全球通胀水平上升。这有可能会推动短期美元指数走低,使得人民币汇率有向上的机会。
目前来看,尽管美联储仍然坚持QE政策不变,但美元流动性已经开始收缩。6月10日,美联储隔夜逆回购工具使用量连续第四天创历史新高,达到5349亿美元。有市场人士预计,美联储大概率将在三季度释放宽松削减信号,明年可能正式推出政策趋紧操作。这个变化可能会带动美元回流。
特别是,全球通胀水平的上升,将给人民币同样带来压力。目前,全球通胀的上升形势正在逐渐明朗,只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变化成为不确定因素。5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5%,创下十三年来最大同比增幅。美国通胀水平不断升高,引发市场对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担忧。但如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所言,美国经济恢复的乐观前景可能抵消温和通胀的不利影响。因此,在通胀上升的情况,美国经济恢复的乐观前景,很可能带来“缩减恐慌”效应,从而推动美元指数走高。
很多市场人士都认为,在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因此承受压力。比如,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同样认为,考虑到新兴市场国家疫情反复仍需时日控制,中国出口端优势明显,基于未来几个月季节性购汇需求释放等因素,人民币仍有升值压力,但随着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量宽收紧、中美利差压缩等,人民币大方向将是温和贬值,人民币汇率将继续维持双向波动态势。
图: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走势
来源:英为财经。
目前从汇率政策的收紧,以及中国货币政策坚持中性化的态度而言,人民币升值的趋势已经在扭转。在汇率变化而言,央行等监管机构并没有直接干预汇率的意图,而会采取容忍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的态度,通过政策工具予以调整,避免形成单方面的趋势。因此,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和多重因素的作用之下,人民币汇率未来恐难以形成趋势性的走势。如外管局局长潘功胜所言,在当前汇率制度下,人民币汇率保持双向波动,影响汇率变化的外部环境存在多重不稳定不确定因素。
正是中美经济恢复节奏不同步,货币政策节奏不同步,给人民币汇率变化带来复杂的前景。目前的情况是,人民币汇率的过度升值或贬值,对中国经济都会带来不利的影响,一方面加大国内的通胀压力和防风险的难度;另一方面对对外贸易构成影响,制约经济的恢复和结构性调整。这种情况下,中国货币政策的要点和难点还是在于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避免过度波动引发系统性的风险。
虽然中国经济恢复已经表现出相当强劲的态势,但下半年的情况仍十分复杂。如安邦智库之前曾提出的,宏观政策可能需要进行调整,采取“前紧后松”的态势,通过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调,在下半年适度放松,利用中美政策的时间差,适度增加人民币流动性,缓解人民币升值的潜在可能,并维持经济增长的势头。同时,这也为后续应对美联储政策调整释放空间。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在政策约束和美元变化之下,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势头已经扭转。国际美元流动性和通胀变化等多重因素下,人民币汇率难以形成趋势性的走势。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仍是未来宏观政策的重中之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