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全球主权债务扩张的趋势和争议

全球主权债务扩张的趋势和争议

 
随着美国拜登政府推出新的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美国的财政赤字也将达到3.4万亿美元的空前水平。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本月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如果美国不提高债务上限,那么美国最早可能在8月发生债务违约,美元信用面临严峻的挑战。市场预计,尽管面临激烈的博弈,美国在面对灾难性后果的情况下,仍会提高债务上限,避免出现主权债务危机。不过,美国政府债务的不断膨胀使得对于财政赤字、主权债务上限的争议再次成为焦点。
实际上,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使得全球各国都大幅度的扩张政府债务,以提供财政支持应对疫情冲击。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2020年全世界的政府债务总额与全球GDP之比从新冠疫情前的88%提高至105%,首次超过了当年的经济增量。IIF预计,今年政府债务总额可能再增加10万亿美元,达到92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增加发生在发达经济体。这也意味着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情况不同,全球各国政府都在积极推行扩大赤字、增加主权债务来推动经济恢复和增长的模式。
目前,国际上从实践和理论上,对于主权债务或主权信用的空间有多大,实际上都没有明确的结论。欧元区央行成立时,曾经要求各成员国的财政赤字不超过3%,以维持欧元的币值稳定。但经历了欧元主权债务危机后,欧元区各主要国家的财政赤字实际上都突破了3%的限制。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美国2020财年的财政赤字占GDP之比则升至16.1%,创下1945年以来最高水平。2021年美国财政赤字仍将占GDP的15%。2020年发达经济体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将达到13.3%,新兴市场为10.3%,低收入国家为5.7%。IMF预测,2021年,日本财政赤字与GDP之比为9.4%,欧元区为6.7%。在新兴市场国家,根据IMF的数据,中国预算赤字占GDP的比例2020年约为11%,2021年为10%。印度去年为9.5%,今年也将升至12.7%。由此看来,在未来几年,全球主权债务的持续上升仍将是大的趋势。
对于主权债务的持续上升的原因,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士认为,目前低利率、低通胀的货币环境使得主权债务失去实际约束,是主权债务不断攀升的直接原因。同时,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形势出现了很大的变化,给主权信用空间带来了增量空间。一方面,以美联储、日本央行为首的各国央行持续推动货币宽松,带来资本过剩,使得全球资本寻求低风险的回报,从而不断购买各国国债。另一方面,政府的财政支持带来数字经济和互联网经济的繁荣,带来经济增长的新空间,也使得各国政府在资本市场获得了回报,从而维持了信用水平。但这一变化是否形成财政刺激和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目前来看仍没有清晰的答案。
目前,无论是伯南克推崇的新凯恩斯主义,还是目前流行的MMT等“新经济思维”,都在鼓励政府部门借债。标普全球的前首席经济学家希尔德(Paul Sheard)表示:“世界已经变了。知识框架也要更新了。” “我们不需要再担心债务问题。”并强调指出,全球化、人口老龄化以及中国的情况加在一起,已经创造出一个储蓄充沛且这些钱可用来投资的世界。《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称,“一方面各国政府面临巨额债务负担,而另一方面市场对此并不担忧,这两种情况的同时存在是史无前例的。”
但传统经济学仍担心财政刺激的长期负面效应。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成员、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荣休教授古德哈特(Charles Goodhart)表示,过去几年,全球劳动年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比例开始下降,北美、欧洲和东亚等全球化程度最高地区的绝对数字也在下降。他警告说,令借贷成本保持低廉的全球储蓄潮可能在未来几年内退去。过去30年的结构性力量可能即将发生逆转。那么全球政府可能背上沉重的债务,而这些债务只能靠通胀、高税负、甚至是违约的方式来消化。
对目前美国的财政政策持反对态度的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表示,人口老龄化、高储蓄、私人投资不振是当前时代难以摆脱的趋势,各国经济难以发挥其潜力,他把这个问题称为“长期停滞”。这意味着政府必须挑起这个重担。但萨默斯称,拜登政府的支出计划超过了从美国经济低迷程度预期看所需的水平。这实际上表明,尽管萨默森承认扩大政府开支有助于经济的恢复,但主权债务空间存在边界,不能无限制扩张。这是其与“新经济思维”的主要区别。
从全球宏观杠杆的水平来看,实际上,后疫情时期的确存在私人投资收缩的情况。使得债务扩张的程度要远大于经济增长。这可能带来资本收益的继续下滑,并对经济产生更多负面作用。国际金融协会(IIF)近期表示,尽管政府负债不断增加,全球2021年第一季度债务水平出现两年半来首次下降。全球债务总额下降1.7万亿美元至289万亿美元,其中金融类债务占了降幅的近一半。由于世界许多地区的经济难以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债务比率继续上升。从全球层面来看,2021年第一季度债务与GDP之比仅上升了1个百分点,略高于360%。由于全球发债将低于新冠爆发前的水平以及预计的经济复苏,预计今年的债务与GDP之比将略有下降。IIF指出,经济刺激政策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也带来了金融和预算失衡等挑战。2021年全球经济或背负创纪录债务,拖累复苏前景。
实际上,就美国而言,我们看到其主权债务扩张实际上也难以长期持续。截至目前,美国债务总量达到了28.4万亿美元,美国2020年GDP总量为21万亿美元。然而美国去年的财政税收为7.3万亿美元,而今年到期的债务为7.7万亿。从这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去年的财政收入,已经不能覆盖今年到期的债务。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信号。面对28万亿美元的主权债务,美国需要为此每年支付超过8000亿美元的利息。随着借债成本的不断增加,美国政府的财政扩张政策势必会有所调整。至少从拜登政府的计划来看,其不得不靠未来增加税收来部分弥补财政支出的缺口,从而缩小赤字规模。
无论是支出还是反对主权债务扩张,目前主流的经济学界都普遍承认,政府债务不可能在不产生问题的情况下永远增加。目前更需要论证和研究的是,主权债务的上限究竟是多少。而在全球经济和货币环境不断变化的情况下,各国政府的目标仍是希望在达到这一边界之前,实现经济的恢复和增长。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后疫情时期,在全球仍面临疫情影响的形势下,各国不断扩大主权债务仍是一个大的趋势。目前的争议不在于财政刺激是否会帮助短期经济的恢复,而在于主权债务和主权信用的边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