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奥运光环下的日本经济仍然艰难

奥运光环下的日本经济仍然艰难

 
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暴发而推迟的东京奥运会终于在7月份开幕。对两次举办奥运会的日本而言,日本政府希望以此作为一个新的契机,重现60-70年代日本经济的腾飞。但与彼时相比,日本经济、社会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人口老龄化、资本外溢、技术创新乏力的情况下,恐怕难以重现昔日的辉煌。日本经济的长期发展路径仍然会十分艰难。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实际上为日本摆脱二战影响,重新被世界接纳打开了一个接口。当时,日本开通了新干线、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了日本社会、经济现代化基础的形成,在全球化的加持之下,推动日本经济走上了快速发展的一个黄金时代。1968年,日本GDP总量超越当时的西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86到1991年间,日本GDP增幅达到95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整个法国的GDP。但好景不长,经过了多年的高速增长,日本经济结构出现了新的变化,而日本政府并没有成功推动经济结构的进一步转型,在房地产、金融领域积累了大量的泡沫,使得其在90年代末期泡沫破裂之后,进入了“失去的二十年、三十年”的长期低迷时期。尽管从2012年开始,日本安倍政府推动“安倍经济学”,希望通过货币刺激和结构调整重振日本经济,而且也取得了相当的效果,日本正开始摆脱长期通缩的陷阱,维持了微弱的增长。不过,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实际上打断了这一恢复的进程,迫使日本政府不得不加大政策刺激的力度,希望继续贯彻“安倍三支箭”,以实现经济的正增长。
正是在这个开启后疫情时期恢复的艰难时刻,日本希望利用奥运会的机会,推动经济走向新的平衡,再一次向世界人民展现复兴的日本。但目前日本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经济水平,今年一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1.0%,继去年二季度后时隔2个季度再次出现季度GDP负增长。世界银行6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显示,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上调至5.6%,但预计日本经济增长率仅为2.9%。
就奥运经济而言,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重新暴发,使得日本不得不加强封锁,实行净场比赛并严控国外旅客入境。不但不能给奥运会带来门票收入,更无法吸引因奥运会带来的旅游经济的恢复。高盛曾预计游客将花费2030亿日元(约合18亿美元),其中四分之三来自国际观众。同时,由于人们不能现场观看比赛,预计2150亿日元的国内支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也将化为乌有。同时,奥运会的成本,因延迟举办和疫情比最初估计增加了一倍多,达到约156亿美元,其中30亿美元是由于新冠肺炎的安全防范措施而增加。但市场机构认为,即便赛事按计划进行,也不完全清楚它是否能对经济起到很大的提振作用。英国凯投宏观曾分析,即使在正常年份,门票收入加上游客的额外支出,也只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0.03%,“因此,与病毒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相比,它对经济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唯一仍值得期待的是,日本在全球的曝光率通过奥运会增加,可能会产生“光环”效应。有英国媒体指出,2012年随着成功的奥运会为英国品牌增光添彩,英国出口可能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增加了210亿英镑。但目前来看,这一情况也不乐观,不仅日本东京湾的污染问题因铁人三项比赛暴露在全球观众面前,而且丰田等奥运会赞助商也取消了与奥运会相关的广告宣传活动。这使得奥运会的“光环”难以给日本带来更积极的影响。英国《卫报》的评论认为,“奥运会非但没有提高日本在世界舞台上的声誉,反而可能最终会因为明显过时的企业和公共文化给日本抹上令人不安的污点。”
日本经济无法摆脱低增长、低通胀的泥潭,需要反思的仍然是经济需求与供给的矛盾。从经济增长的长期要素来看,一方面,日本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日益严重,而政府方面的措施实际上仍没有改变劳动人口占比的持续下降。另一方面,日本国内市场仍维持长期低迷,难以实现消费领域对经济增长的推动。摩根大通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日本消费者价格仅上涨了2.6%,而其它国家的涨幅为40%至50%。“安倍经济学”所投入的大量资金,反而被不断投向海外,据摩根大通称,“日本企业海外子公司留存的利润已超过40万亿日元(合3620亿美元)”。仅在过去十年,它们就增长了4万亿日元。这虽然增加了日本社会的财富,但难以形成有效的国内增长。在科技方面,尽管日本持续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资本,但在错过了互联网经济的机遇后,仍扮演追赶者的角色,无法形成新的竞争力。一再爆发的灾害、新冠疫情的冲击,更使得“安倍经济学”支柱之一的经济结构调整变得遥遥无期。因此,在长期增长要素不能有效集聚的情况下,日本经济的增长只能靠不断扩大的货币刺激来维持需求,这自然难以实现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奥运会的举办,虽然给日本带来重新向世界展示的窗口,但就日本经济而言,恐怕难以实现上一届东京奥运会时的辉煌。日本仅靠“安倍三支箭”中的“两支”(减税和货币刺激)难以实现经济结构的调整,未来日本经济结构改革的迫切性正日益提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