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全球出现“财政悬崖”的可能性

全球出现“财政悬崖”的可能性

所谓“财政悬崖”(Fiscal Cliff),是指政府财政开支突然减少,使得支出曲线看上去状如悬崖,故得名“财政悬崖”。这一词汇由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2012年2月7日的国会听证会上首次提出,用以形容在2013年1月1日这一“时间节点”上,美国自动削减赤字机制的启动,会使政府财政开支被迫突然减少。
 
美国出现“财政悬崖”的背景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推出了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包括减税和扩大政府支出的政策,这些政策将在2012年底到期。增税与减支政策叠加在一起,就形成了美国的“财政悬崖”,大约达8000亿美元的规模,相当于2013年美国GDP的5%。美国经济决策者担心,在没有财政悬崖影响的情况下,美国的经济增速预计只能达到2%左右,因此财政悬崖的出现将导致美国的经济活动陷入萎缩。2013年美国GDP的实质增长1.9%,增速低于2012年的2.8%,增幅下滑的主因是非住宅固定投资和个人消费开支增速减弱,而联邦政府开支降幅更大。
 
新冠疫情暴发并在全球蔓延,对全球经济造成的打击远超金融危机。空前的疫情影响,迫使各国推出了规模更大的刺激性政策。除了规模极大的量化宽松政策之外,各国还推出了大力度的财政政策,来稳住经济体系,避免出现市场崩溃。
 
随着疫情形势受控,各国开始认真考虑停止或撤出宽松政策,部分国家甚至开始考虑出台紧缩政策以避免可能的通胀。如果各国因为疫情影响减退而调整刺激性的政策,则有可能在多个国家出现财政紧缩导致的支出减少,甚至形成一种全球性的“财政悬崖”现象。
 
瑞银在其最新的经济展望报告中发出警告,随着新冠疫情影响逐渐减小,2022年全球将迎来一个“财政悬崖”。瑞银表示,由于疫情持续爆发,许多国家需要延长去年的支持措施,并批准一些新的计划,从而将财政调整推迟到2022年,预计总体上到2021年底,去年的刺激措施只有8%会被取消。但在2022年预算提交之前,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巨大的“财政悬崖”。假设这些刺激措施按照目前的计划到期,预计明年全球“财政悬崖”将达到GDP的2.4%。瑞银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巨大调整,其规模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两年调整的5倍。
 
根据瑞银的预计,2021年,在34个经济体中,只有6个经济体的财政规模水平会恢复到疫情前。只有俄罗斯、中国香港地区、阿根廷、中国大陆、巴西和土耳其经周期调整的基本收支平衡将达到或优于2019年的水平。而2022年,随着大部分财政刺激措施到期,预计几乎所有国家或地区(34个中的30个)将改善其基本财政状况,财政调整规模的中值为GDP的1%。尤其是在美国,其3.5万亿美元的预算决议最终会被削减到一个更低的数字,加上基础设施法案,美国将在未来10年额外支出2万亿美元。但这在2022年只会产生约2500亿美元的刺激资金,相比2021年来说大幅减少,导致明年经周期调整的基本赤字下降9%。
 
瑞银发出全球性“财政悬崖”的警告,是担心全球财政政策刺激力度可能在2022年迎来拐点,如果这种情况发生,2022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可能因财政刺激的快速撤销而面临减速的风险。今年以来,美国和欧洲国家都多次谈到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转向紧缩,一部分原因是全球疫情控制逐渐好转,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对通胀重临的担忧。但是,考虑到疫情对全球经济广泛而深刻的冲击,宽松政策的退出并不那么容易,这也是美欧对于何时出台紧缩政策出现很大争议的原因。
 
有没有什么情况能够让各国改变主意,暂停撤出刺激政策或者延长刺激政策?有一种可能性是,由于新冠疫情出现反复,明显限制了各国的经济复苏。这有可能再次推迟刺激措施到期的时间,将财政政策的调整推得更远。对于这种情况,瑞银认为“财政悬崖”将变成“财政缓坡”。
 
中国会不会出现“财政悬崖”的情况?我们认为,中国大概率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与中国经济体制和宏观经济政策的决策机制有关。近年来,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基调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在此基础上再根据经济形势进行微调,实行的是有弹性的相机决策。根据国务院报告的2020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全国财政收入总量为209028亿元;当年支出总量为246628亿元;收支总量相抵,全国财政赤字37600亿元。在2021年的财政预算报告中,2021年的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比2020年有所下调,赤字规模为3.57万亿元。可以看到,在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最近两年,中国在财政政策上不会进行大的调整。综合来看,中国不太可能出现“财政悬崖”现象。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随着疫情形势好转,各国开始认真考虑退出刺激性的政策。如果相关政策在2022年开始实施,很可能在明年形成全球性的“财政悬崖”,并拖累明年的经济增长。不过,疫情的反复可能延长刺激政策的到期时间,减小财政政策撤出的力度。对于中国来说,货币与财政政策都要服务于经济稳定,不太可能出现“财政悬崖”现象。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