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海外“第三支柱”养老制度的成功经验

海外“第三支柱”养老制度的成功经验

4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下简称《意见》)发布。根据《意见》,在中国境内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或者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劳动者,可以参加个人养老金制度。《意见》规定,每年缴纳个人养老金的上限为12000元,人社部、财政部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发展情况等因素适时调整缴费上限。个人养老金资金账户资金用于购买符合规定的银行理财、储蓄存款、商业养老保险、公募基金等运作安全、成熟稳定、标的规范、侧重长期保值的满足不同投资者偏好的金融产品,参加人可自主选择。个人每年参与个人养老金运行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由相关金融监管部门确定,并通过信息平台和金融行业平台向社会发布。

中国证监会当日表示,下一步将抓紧制定出台个人养老金投资公募基金配套规则制度,完善基础设施平台建设,优化中长期资金入市环境;持续加强机构和从业人员监管力度,提升管理人管理能力和规范化运作水平,强化投资者保护,保障养老金投资运作安全规范,促进个人养老金高质量发展。

个人养老金制度就是养老保障体系的“第三支柱”,安邦智库(ANBOUND)此前对其面临的挑战做过分析。这一政策的意图是健全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按一些机构的说法,将为中国两亿多老年人口和超八亿劳动人口提供更多社会保障和投资选择。

个人养老金在中国的发展处于刚刚起步阶段,国内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但发展“第三支柱”养老金在国外有丰富的案例可供参考。从德国吕鲁普养老金到瑞典积累型养老基金,从英国个人养老金再到日本NISA体系,有太多成功经验可以汲取。需要指出的是,发展“第三支柱”养老金制度,要结合中国的宏观经济、就业保障、收入分配、资本市场建设等系统来综合考虑,严格筛选、谨慎地选择性借鉴,立足于我国实际情况,进行相应本土化改良和创新,真正建立起国内居民对经济增长和市场建设的长期信心。

从“里斯特”到“吕鲁普”[1]

关键点:设立新机制、扩展覆盖面

2001年,德国颁布了《老年财产法》(AVmG)及其修正案,引入了具有政府补贴和税收优惠的个人税延养老金产品“里斯特养老金”(Riester-Rente)。

在里斯特养老金上市后的2004年,德国又以此种模式为基础,针对原有“第一支柱”法定养老保险仅面向雇佣劳动者,个体劳动者无法享受国家退休福利的问题,推出了吕鲁普养老金(Rürup-Rente),专门为个体劳动者提供了一种享受政府大数额、高比例退税的养老计划,从而有效缩小了个体劳动者与雇佣劳动者养老金待遇不公平的问题。

瑞典积累型养老基金[2]

关键点:建立统一平台、提供选择自由

瑞典的积累型养老基金,由瑞典养老金管理局进行管理。管理局建立了积累型养老基金交易平台(Premium Pension System, PPM),允许所有瑞典有资质的基金管理机构备案进入该平台,截至2018年底,平台上共有94家基金管理公司提供的802只基金产品。

个人拥有投资自主选择权,每天最多可从平台中选取5只进行投资,未作出选择的则由政府建立的国民养老基金管理公司(AP7)提供默认投资服务,并针对个人年龄不同,统一调整权益类与固定收益类投资比重。值得注意的是,AP7作为专业投资机构,其2000-2018年实现的年均收益率,显著高于个人自主投资与单纯的价格关联养老金收益率,在提供投资服务的同时,也起到了“默认专业投资顾问”的效果。

英国个人养老金[3]

关键点:多渠道宣传、全方位管理

英国的个人养老金制度作为全球个人养老金制度的先驱,政府在个人养老金上的管理政策与服务支持均较为完备。在宣传上,英国政府专门开设有“个人养老金”专题网站,向公众详述有关知识、政策和指南,并在网站上设有养老金计算器与将账户基金投资于年金保险时,年金保险相关公司的报价;同时还开设有“智慧养老金”专题网站,对个人养老金选择提供免费且无偏的政府指南。政府还支持建立了养老金咨询服务和财务咨询服务网站,提供包括个人养老金在内的免费且无偏的咨询建议。

在提供全方位宣传、科普支持的同时,英国政府对养老金机构的管理与养老金账户保障制度也相当完备。英国政府规定,如果消费者因对个人养老金运作有意见,可以联系养老金提供机构,后者有义务在八周内做出答复,或向养老金申诉专员公署(Pensions Ombudsman)投诉;如果消费者对个人养老金销售有意见,可以联系养老金咨询服务网站(Pension Advisory Service),或向金融服务申诉专员公署(Financial Ombudsman's Service)投诉;如果养老金提供机构违反了法律,消费者可以向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投诉。如果养老金提供机构不幸破产,消费者可以从国家金融服务赔偿计划(Financial Services Compensation Scheme)获得相当于 100% 损失金额的无上限赔偿——这一由政府提供的兜底的破产保障机制,大大消除了消费者对市场化机构提供个人养老金的后顾之忧。

日本NISA体系[4]

关键点:建立多层次引导产品、满足多元需求

日本金融厅于2014年设立了“日本个人储蓄账户计划”(NISA)。作为日本金融厅发起建立的第三支柱养老金计划,NISA在2014年建立初期,主要覆盖年满20周岁的日本居民,每年有120万日元的新增投资限额,该账户内购买的股票、投资信托等投资的股息、分红或转让收益5年内免税。在NISA建立后,日本政府又相继以其为基础,于2016年1月设立了“初级 NISA”,于2018年1月设立了小额累积投资免税系统NSTA,从投资者引导与培育潜在受众两个不同的角度丰富了“第三支柱”计划系统。

“初级 NISA”账户面对0-19岁的日本公民开设,除投资限额为80万日元,且账户不能更换所属金融机构之外,免税期、投资范围均与NISA相同。这一针对未满20周岁群体所设计的产品,不仅对培养青少年储蓄意识、金融素养有积极帮助,更是为下一代搭建起了一个金融投资的实践平台和体验机会,这就为日本下一代积极参加第三支柱养老金计划奠定了重要的基础,进而促进了日本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计划的持续健康运行。

NSTA账户面对的,主要是初学者或持有少量资金的投资人。NSTA涵盖的产品仅限于公开发行的股票投资信托和上市股票投资信托(ETF),尤其倡导分散化投资。相应地,其年新增投资上限仅40万日元,但免税期达20年,而且无销售佣金、信托费用也较低,为成年公民提供了一种实操练习的有效手段。这种多元组合的养老储蓄投资渠道和较为宽泛的投资准入门槛,也的确吸引了更多民众加入到个人养老保险计划之中。

参考材料:

[1]他山之石:德国养老金体系的改革与反思,《声音》,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2018年第2期,https://www.amac.org.cn/businessservices_2025/pensionbusiness/yljyw_yljyj/yljyj_gjjy/201912/P020191231575449735196.pdf

[2]《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20——养老基金与资本市场》,郑秉文主编,经济管理出版社

[3]英国个人养老金制度及对中国的启示,郑伟,当代金融家,2017.9

[4]日本第三支柱养老金资产管理:运营模式、投资监管及经验借鉴,宋凤轩、张泽华,现代日本经济,2020年第4期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