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绿色金融发展中的转型风险值得关注

绿色金融发展中的转型风险值得关注

 
后疫情时期,随着中国落实“30.60”的新的气候变化目标,绿色发展正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内容。安邦智库(ANBOUND)曾经提到过,推动全球经济及能源的绿色转型势在必行,这不仅仅是单一的环保问题、能源问题或者产业问题,更是涉及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这个发展战略的转变,不仅包括产业、能源领域的转型,更涉及到金融业和金融体系的绿色转型。金融体系的绿色转型,不仅仅是建立碳交易市场、推动ESG投资等新增加内容,还包括整个金融系统新风险评估、新投资模式研究,以及金融监管机制调整,构建适合自身绿色目标和产业调整的新金融体系。
前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不久前曾表示,绿色金融的最重要作用是改变未来的资源配置,特别是金融资源的配置,使得投资信贷进一步向低碳发展倾斜。从这方面考虑,在建立自身的绿色金融体系的过程之中,不仅需要考虑以新的模式或新的机制推动绿色产业、绿色能源等新的可持续发展的新的增量空间,更需要考虑到经济结构在绿色转型时面临的风险。如果不能有效化解这种“转型风险”,不仅会对现有的经济和金融体系带来干扰,更会对整体经济结构形成影响。
就这种转型风险而言,一方面,煤炭、钢铁等传统能源和高碳资产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可能形成巨量不良资产;另一方面,碳排放约束下的能源供给和价格冲击,暗藏“类滞胀”风险。对于第一类风险,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曾表示,未来,所有的高碳产业都可能出现许多坏账。他对煤电行业贷款违约率的预测显示,煤电贷款违约率现在是3%左右,到了10年之后会变成20%以上。这些压力会导致煤电这类高碳能源和其他高碳产业(如钢铁、水泥、铝业、石化等)的一些企业出现很高的违约率。马骏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领域,是中国在低碳转型过程当中要防范的重大风险。
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叶燕斐则认为,绿色转型对于金融机构而言,会带来信贷结构的改变。对高碳排放的行业或者企业,银行需要非常谨慎。他指出,整体而言,当前制造业贷款里出现的不良,很大程度上与环境污染有关。中国的污染防治很大程度上和化石能源的消耗有关系,在过去三年进行的污染防治攻坚战中,有不少相关领域的小企业贷款形成了不良,这是很正常的。面对高碳资产如煤电等,如果银行还要选择支持新的煤电企业发展,就需考虑到政策或技术变化导致的产能过剩问题。有可能前5年或10年银行还能收到贷款利息,但到后10年,可能连贷款本金都收不回来。将来新增的高碳资产产能,投产时就有可能要求100%购买排放权,成本会大大提升。因此,银行不仅要针对存量资产做好压力测试,也需要将碳排放的因素考虑到未来的新增信贷业务之中,作出前瞻性的判断。恒生中国行长宋跃升曾表示,传统高碳行业接下来可能会面临方方面面包括融资成本、排放成本上升等问题。相关企业今后的经营和转型压力可能会非常大。对于银行来说,也需要注意其中可能存在的不良贷款风险点,并做好如燃煤发电相关产业坏账率上升的准备。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绿色转型过程中,传统高碳行业的经营和转型压力可能会非常大,更需要大量融资。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却会对传统能源领域和高碳产业失去兴趣,形成这些领域投资的“断崖式”下跌和资产价值的重估,不仅会使得产业停滞,而且会将风险传递到金融领域,引起风险的蔓延。目前来看,央行和银保监会等机构正在进行相关的压力测试,以确保金融机构能够承受这种转型的风险。
对于绿色金融所推动的绿色发展所需要的投资而言,碳排放权利的分配,碳价格的波动,以及绿色技术所带来的成本变化,需要考虑新的资产评估、估值,以及收益测算等新问题。根据国内外主流机构的测算,中国碳达峰碳中和需要的资金投入规模大概在150-300万亿元人民币之间,相当于年均投资3.75-7.5万亿元,巨量的资金需求背后蕴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但同时,如何确保这些新增的资产的金融风险可控在金融机构的承受范围之内,仍是未来绿色金融体系的一大挑战。特别是,绿色产业的发展需要依赖科技的投入和科研领域的探索,和新的产业发展模式的建立,这其中不仅有技术方向的选择问题,更有优胜劣汰的竞争问题,必然会产生大量的无效投资和坏账,目前这方面并没有更多的经验可以遵循,仍需要监管机构和市场金融机构在市场中摸索。
在这种形势下,更需要金融机构和产业方面的协同,控制投资和发展的节奏,避免“大干快上”。如央行副行长刘桂平近期所言,“这时候我们尤其需要冷静、理性,高度警惕‘一哄而上’‘一哄而散’,国际上有关新兴产业非理性繁荣引发经济金融风险的例子不胜枚举。”他特别强调,各方尤其需要保持冷静判断、理性决策,审慎而为,认真做好产能预警与风险监测。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在绿色金融体系构建的过程之中,金融机构不仅面临存量的高碳产业风险的增加,也会面临新的产业模式和投资模式的改变。对市场参与者和监管机构而言,都需要保持理性的态度,予以充分评估和认真对待,避免转型风险的恶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