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距国内全面封杀比特币还有多远?

距国内全面封杀比特币还有多远?

导语

随着中国政府的组合拳频出,5月18日发布公告,6月21日约谈工商、建设、邮储等主要银行和支付宝,要求全面排查识别虚拟货币交易,基本阻断人民币交易虚拟货币;内蒙古上月就在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随即电力能源价格洼地的青海省和云南省跟进,上周末“矿厂”大省四川省也下手了,开启清退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这是自2017年国内禁止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规定发布以来,国家再次对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采取措施。安邦智库(ANBOUNG)的研究团队此前曾多次对虚拟货币比特币的高调炒作发出过风险警示,比特币交易具有很强的“庞氏骗局”特征,希望国内投资者及机构对于比特币的投资给予高度警惕,甚至早在2017年9月第一次中国对虚拟货币政策收紧之前,安邦就已经建议央行暂时封杀比特币,现在政府各部门的诸多政策与行动可谓是一定程度上采纳了安邦的建议。 

——

比特币的本质

2009年由网络神秘人“中本聪”设计出的比特币,由面世之后第一宗交易——以1万个比特币购买一个价值20美元的意大利薄饼开始,在网络世界逐渐受到注意。不过,发展到每日数以亿美元计交易,也不过诞生后三四年的事。 

有别于传统触得到、看得见的硬货币,比特币设计的初衷就是对抗现有的货币体系——它完全去中心化,也没有中央银行干涉,每一个个体都可以参与发行。这种去中心化的思想迎合了互联网极客们(GEEK)无政府主义的心理,甫一问世,便走红互联网世界,并在现实世界的经济危机中为更多人所熟知。 

作为虚拟货币,比特币的特性——传递与交易无远弗届,不受政府监控、虚拟化及匿名性,使比特币成为国际之间隐蔽资金活动、走资及洗黑钱的新宠儿。各国政府对地下非法资金转移的不断加强监管,反而帮了“无王管”的比特币一把,使之变得奇货可居。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央行先后推出史无前例的货币量宽措施,大水猛灌下,金融市场被扭曲,形成全球资产及股票价格都水涨船高。 

比特币的玩家通常抱以极高的期待,希望它能成为现实货币的替代品,成为互联网时代交易工具。但若我们撇开复杂的技术,分析比特币所具有的经济属性,这一崇高的理想有可能只是另一种乌托邦,空有意识形态,而缺乏经济上的可能。甚至于,从它的极易投机的属性看,这更像是一场互联网时代的“郁金香泡沫”,成为投机史上又一场狂欢。 

简单说来,借助精巧的算法,比特币具有如下的经济属性:为规避通胀(或者货币超发),比特币的设计者为其设定了一个递减的货币增长率,在任何时刻,全球比特币的增长速度都与其总量挂钩,并且随着规模的膨胀而放缓。理论上,到2140年,比特币的总额能且只能达到2100万个,这种总量上的有限性,一方面,成为拥护者们追捧的理由,因其看似能克服信用货币的通货膨胀问题,而在另一方面,则成为制约比特币发展的最根本因素。 

问题的核心在于,在总量给定的情况下,比特币的币值完全取决于市场需求。在比特币逐渐为投资者所熟知的过程中,需求的扩张自然会推高比特币的币值,并使持有者产生严重的投机心理——持有比特币,并不是为了用来交易,而是坐等新的投资者进入,推高比特币的币值。这种“等待后来者接盘”的机理,像极了投机史上的泡沫。

安邦(ANBOUND)研究团队早在2013年4月便指出,比特币的泡沫并没有特殊性,认为比特币与我们此前所见到的那些投机泡沫——从早期的郁金香,到晚近的次贷危机,并没有本质的不同,这一次也只不过是披上了互联网高科技的外衣,最终也必将殊途同归。随着比特币价格的膨胀,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同。 

在总量有限这一点上,比特币的拥护者们常以无限细分作为辩解。在他们看来,2100万的上限完全可以通过挪动小数点来解决。要指出的是,这种以挪动小数点解决供给稀缺性的方法,等价于比特币的币值上涨10倍。

作为一种货币等价物,币值的不稳定是致命的——倘若一种货币,在一周的时间内贬值100%,完全可以称为载入史册的恶性通货膨胀。而对于早期比特币来说,随便取一周的数据来看,从几十上涨到几百、几千、几万,甚至又瞬间从万跌至千,其中又何止经历了一个100%?在币值方面,由于掺杂了人类的投机心理,比特币早已背离了设计者所设想的初衷,也背离了投资者们对其的期待。强烈的,而且是与生俱来的投机属性,可能将葬送比特币的未来。 

除了投机属性(这点是致命的),比特币还具有诸多其他的先天不足。比如信用的来源。黄金的信用源自其稳定的化学性质,以及亮丽的色泽(其中包含了一些文化因素),即使退出流通,也可以打造成金饰予以贮藏;法定货币的信用来自于央行体系,以及国家法律的强制,借助政权的力量,保证货币被交易者接受;而对比特币来说,它的信用并没有稳定的保障,完全基于投资者的认可。这也意味着,一旦投资者改变了初衷,比特币也将彻底沦为垃圾程序,被扫入回收站中。 

虚拟货币可以被肆无忌惮地炒高,一方面反映出市场投机挣快钱的本性作祟,另一方面也是目前市场对货币系统不信任而衍生出的荒谬发展。

但是,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比特货币价格取决于供求,以及投机者信心等难以量化的变数,其根基实际上极为脆弱,简单如一个数据运算的漏洞,全球政府一声令下,采取针对性措施,也足以令炒卖活动瞬间逆转,而且对股汇市等高资本要求的市场,市场容量较小的比特币,近期其价格异常波动,对此认知不多的散户参与其中,如同刀口上舔血,投资风险巨大。 

对于这种影响力渐大且缺乏监管的虚拟货币,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在跟踪研究比特币在国内外的发展及影响之后,曾明确提出建议:中国央行应该彻底封杀比特币在中国的交易。

陈功早在上个世纪末就开始研究中国的地下经济,他认为,目前的比特币交易,实际就是一种“公开的”地下金融,央行根本无法有效管控,因此要予以封杀,以便控制金融风险。实际上,在交易量不算很大的时候来控制比特币,远比今后控制更为有利,如果真到了交易规模巨大、社会影响巨大的时候再采取刹车措施,那将又是自己挖坑自己跳的结果,会造成巨大的冲击。

今年三协会联合发布公告,直接把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定性,并要进行严厉打击,以及金融委直接在会议上强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实际上也可以看成是对安邦观点的认可。 

—— 

比特币上涨的逻辑

随着中国政府管制,虚拟货币市场随即跳水。不过,虚拟货币中带头大哥比特币很快又重新站回3万美金以上。截至发稿时,BTC实时行情Bitcoin今日价格为34,531美元(?220,557CNY),在过去24小时内上涨了6.4%。 

如何看待比特币价格在央行“围剿”下仍然还能“触底反弹、愈挫愈勇”?它反映出这个世界在发生怎样的变化?

是什么力量在推动比特币价格的上涨?有没有传统世界没有认识到的规律在起作用?

在安邦智库(ANBOUND)宏观研究中心主任贺军看来,对于比特币这种网络时代出现的“新生事物”,恐怕我们要大大超越金融视角来看待它,对比特币进行社会学甚至是哲学层面的思考。如果按照传统世界的既有逻辑,我们可能无法理解这一虚拟货币。

首先要认识到,互联网的深度发展已经使这个世界高度虚拟化。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应用的发展,当今世界已经成为一个“深度网络”世界,人们对互联网和信息化的依赖已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人们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消费方式已经与网络世界高度关联。网络不再是现实世界可以利用的工具,而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当然组成部分!

在“深度网络”时代,很多人类的行为和经济活动可以在网络世界里形成闭环——起始于网络,终结于网络,不需要从虚拟世界跑到现实世界来实现价值。网络使得世界的虚拟性大大增强,对人类来说,在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外,网络正在创造出第三个世界——基于网络的虚拟世界。“网络化生存”不再是一种比喻,而是成为一种真实的存在。

如果承认“深度网络”世界的存在,我们对比特币可能就会产生新的看法——比特币是虚拟世界(网络世界)的必然组成部分,如同网络世界诞生的无数新生事物一样,比特币是虚拟世界所认可的一种信用工具。现实世界会拿传统标准来衡量比特币,比如:用现实的货币单位给比特币定价,担心比特币的信用创造机制颠覆央行的货币发行主权,以比特币与真实货币兑换进行资产交易,等等。不过,在虚拟世界可能会有不同的逻辑,比特币可能越来越脱离现实世界,成为一种几乎完全在虚拟世界里的信用存在。

说白了,比特币未来可能并不在意真实世界的认可与否(尤其是官方机构),只要网络世界认可并接受,比特币就会持续下去。 

比特币的整体规模目前仍然有限,6000亿美元的市值在现实世界的金融体系中仍然只是很小的一块。即使与当前的虚拟世界规模相比也不算大。我们可以用网民数量来衡量虚拟世界,据国际电信联盟(ITU)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网民数量达41亿,占世界人口的54%。如果有十分之一的网民认可比特币,那么比特币就有4.1亿人的市场;如有百分之一的网民认可,比特币就有4100万人的市场。

而在现实世界,只需要几百万人口就足以支撑一种货币,如瑞士法郎、港元、新加坡元等等。“深度网络”世界会出现更多的“深度网民”,他们将是虚拟货币忠实粉丝的丰厚土壤。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曾这样说道,他的公司自2010年开始投资比特币,6年以来赚取了高达500倍的回报,而这一切要感谢美国政府的打击。换位思考一下,对于网络黑客和极客来说,你认为他们会在意哪国央行认可比特币的合法性吗?从互联网无远弗届的特性来看,他们不会接受网络世界里有一个称为“央行”的权力机构。 

现实世界的资本过剩,也推动了比特币的持续大涨。在流动性过剩的世界里,对于追逐资产增值的投资者和投机客而言,比特币与房地产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可以投资等待升值的资产载体。既然流动性到处都是,大家可以投资传统的房地产、商品期货、贵金属,为什么不能投资比特币呢?

也有人不认可比特币,但实际上却在炒作比特币。

如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公开斥责比特币“并不是一件真实的东西,它终将破灭”,他还表示将会解雇摩根大通旗下任何一位涉足比特币的交易员。但立刻有媒体揭露,摩根大通在欧洲交易所大肆购买比特币ETF,摩根大通证券是ETF的第四大买家。如此看来,摩根大通更像是一个言行不一的虚伪投机者。 

除此之外,疫情的冲击和世界的数字化同样是推动比特币上涨的原因。疫情打击了实体经济,加剧了世界的恐慌,紧缩了资本投资的市场空间;而在数字化方面,过去的数字化主要是制造业和商业的数字化,在疫情之下,人们的生活更多搬到线上,变成“生活数字化”了,扩大了数字化的市场空间。资本对整个虚拟经济和投资的看法和预期都在发生重要变化。 

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则从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关系角度来看待比特币问题。陈功曾在内部讨论中指出, 

首先,比特币现象不是指一种“币”,而是众多的自创虚拟货币的代表。如果人人都去创造虚拟货币,世界是一种什么局面?如果只要你相信的话,那就是货币,那么信用发行就变得像传销。这对于现行的法定信用创造机制是一种破坏。 

其次,对比特币的价值衡量没有标准。衡量比特币价值的真正标准,还是在与真实货币的兑换,正因为它能兑换真实货币,所以才有价值,如果不能兑换就没有价值,或者价值要大打折扣。这正好也证明,所谓的“虚拟世界”恐怕是不存在的,真实世界始终是基础,离开了真实世界,没有什么虚拟世界。 

第三,比特币价格上涨与其价值是两码事,逻辑上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用价格上涨来证明其价值。值得注意的是,“华尔街之狼”的原型人物曾解释过比特币现象,他认为这是本世纪最大的骗局!

代币发行(ICO)融资即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

这种说法值得人们深思。这位华尔街骗局的亲历者是在告诉世界,比特币的价格飙升犹如毒品,你越封堵毒品,毒品的价格越高。但是,这种现象并不能得出结论,说毒品是早晚人人需要的,是有价值的。 

——

结语

比特币的价格继续维持高位正在动摇很多人对它的怀疑。可以肯定的是,这一种在互联网时代出现的非法定信用的“怪物”,正在使这个世界对之“上瘾”。但正如毒品之于人类,世界对比特币的“上瘾”也隐含了巨大的风险因素。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