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邦智库 > “降准不降息”后货币政策趋势展望

“降准不降息”后货币政策趋势展望

 
在7月份央行超预期提出全面降准政策之后,市场对央行下半年货币政策的变化十分关注。特别是在全面降准后,央行是否会推动降息,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也是目前市场分歧较大的地方。目前来看,随着7月份LPR利率的披露,“降息”的预期和建议并没有成为央行的选择。7月20日,据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披露,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3.85%,5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为4.65%,均自2020年4月以来连续保持15个月不变。不过,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士认为,“降准不降息”可能是权宜之计,未来一段时间,推动LPR下降仍会是下半年“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选项之一。
央行全面降准,实际上是对目前经济形势和之后可能的一些变化做出的政策应对。一方面,整体经济在一季度高速增长的基础上,二季度已经大幅回落。从目前消费、投资等内循环范畴来看,经济恢复的内生动力仍显不足,经济的持续增长仍需要货币政策的支持。另一方面,在疫情持续影响,美国等主要经济体仍在推动货币宽松的情况下,出于对“外循环”环境变化的考虑,提前做好政策的应对和储备。同时,央行所强调的保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与名义GDP增速保持一致的年度目标并没有改变。如央行所言,此次全面降准,应不是货币政策全面转向的信号,货币政策基调仍是坚持稳健和中性。
从央行的市场操作来看,在全面降准的同时,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在4000亿元MLF到期后,仅续作了1000亿元,实际上使得全面降准所释放的1万亿元流动性打了折扣。其意义更在于为商业银行节省了近130亿元的成本,并将中短期资金变为长期资金,有利于商业银行进一步稳定长期的货币预期。因此,安邦智库认为,此次全面降准仍属“灵活适度”的范畴。如果认为全面降准后货币政策会走向全面宽松,则是过于乐观了。特别是,央行在全面降准之后,立刻“降息”,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全面宽松”的政策预期,这显然不是央行所期望的。那么,降准不降息,将收窄市场乐观预期的“想象空间”。
实际上,很多市场人士并不认为7月份LPR会下调。其理由是7月份MLF续作的利率不变,而LPR新机制形成后,大部分时间会跟随MLF进行调整,以维持商业银行的利差。有市场人士称,从逻辑上来说,如果没有预期MLF降息,就降了LPR利率,那相当于银行“自己革自己的命”,存贷款息差空间越来越小,传统业务的利润也越压越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过去连续14个月,LPR的点差都没能进一步压缩。也有市场机构人士认为,LPR报价是商业银行与央行博弈的结果,7月LPR持平意味着7月全面降准给银行让利不足以弥补银行降低LPR 5BP的成本。在当前城投和地产融资政策收紧的背景下,银行面临的信用风险在上升,客观上也需要更高的息差来充当安全垫。从金融机构的角度而言,“降准不降息”的决定,实际上对于银行保持盈利能力,减轻“防风险”的压力有所帮助,也使得银行有时间来消化资金成本下降带来的“红利”,为贷款利率下调做好准备。
图:LPR报价历史走势图
来源:中国财富网
当然,此次“降准不降息”并不意味着未来LPR没有下降的可能。需要关注的是,近期央行加快了存款利率机制改革的力度。希望借助存款利率价格形成机制的调整,推动商业银行资金成本的下降,实现保持利差不变的情况下,推动贷款利率的下调。目前来看,存款利率定价机制调整后,大部分银行的大额存单、三年期及以上存款类产品利率下调幅度较大,此前利率高于3.5%的产品已消失不见。一些存款类产品利率在4%以上产品的中小银行,目前的三年期存款类产品利率也普遍在3.5%左右。而国有大行的三年期存款类产品利率更是普遍下调至3.25%~3.5%之间。长期资金成本的下降,实际上为未来贷款利率的调整带来了空间。这一趋势也符合央行通过结构性改革的方式,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的政策目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化之后,LPR的下降会具有更大的可能性。
因此,目前央行的“降准不降息”的政策方式,应该是一个阶段性的政策选择。未来还会逐步加大“精准调控”的执行力度,特别是在三季度末调整LPR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以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双重目的。这也意味着未来货币政策会更侧重结构性的调整,侧重针对中小微企业和新经济的金融支持,配合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LPR保持15个月不变,实际上是全面降准之后,改善商业银行经营环境,缓解防风险压力的“精准调控”,也是调整政策预期的需要。未来通过降低资金成本来实现信贷利率下降的可能性正在加大。



推荐 0